重庆方言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391|回复: 0

尹祖茂 直肠癌手术做完2个月 又回到讲臺上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-1 20:1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内容提要:9月5日上午10点,梁平县柏家20130910745176800474201309107452339171122013-9-1019:43上传梁平县伍9月5日上午10点,梁平县柏家镇伍通村小撩起上衣,尹祖茂揭下贴在左腰的“肛门袋”58岁的尹祖茂,是这所村小唯一的老师。2隔三岔五,学生抢着把家里种的蔬菜带给老师9月5日早上7点50分,站在村小2楼过道“尹老师,爷爷刚摘的黄瓜、茄子。”7岁的“伍通村离买菜最近的大观镇,要走2个多小“山里娃读书不容易呀。”尹祖茂记得,初当山里娃的求学劲感动了尹祖茂,在后来漫长的第一次是在1976年,一校之长、尹祖茂的“尹老师,你走不得,走了娃儿啷个办?”家第二次是在1982年,乡zf缺人,组织上跟学生一起在土操场坝里打雪仗;每天早晨到38年来,伍通村小的老师和学生慢慢减少,2008年,尹祖茂被查出直肠癌晚期,手术那年5月初,尹祖茂大便出血,他以为是“痔“天旋地转,教室的墙壁都震裂了,娃娃吓得7月学校放假才去医院,尹祖茂被确诊为直肠直肠改道后,排便不受控制,屎尿都排在肛门今年5月底,因为暑热,尹祖茂眼底冒了些红“好,要得。”没有丝毫犹豫,尹祖茂答应了“实在是没得办法。”提及此事,龙能荣深感当邹明福收到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,第一考上清华大学的邹明福至今记得,下雨天尹老“有一张漫画我印象太深了。”在电话上,邹“他用这种方式教育我们要尊重他人,懂得包“当时,我们都哭了。”尹祖茂说,自己教的目前尹祖茂刚接手的新班,有9个一年级学生但即使患了癌症,尹祖茂依然保持着每周家访伍通村5组的谢函,父母离异,性格内向,尹“尹老师对娃儿好。他这样做,也教育我要这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尹祖茂最担忧的,是“接“年轻人在农村待不住,能理解。”尹祖茂说去年底,来伍通村小实习的长江师范学院音乐但如何留住年轻教师,让他们在偏远的中心校“以前村小条件差的时候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



发布于:2013-9-10 7:48:14  来源:重庆日报
 内容提要:9月5日上午10点,梁平县柏家镇伍通村小。第二节数学课刚闪人,尹祖茂便赶紧跑回教室旁的寝室。撩起上衣,尹祖茂揭下贴在左腰的“肛门袋”,揩拭腰间流出的黄色排泄物。一股臭味散发出来。“没啥,换个袋子就好,手术后肛门改到腰杆上了。”看到我们关心,他摇摇手笑了笑。58歲的尹祖茂,是这 ……





20130910745176800474.jpg (134.78 KB, 下载次数: 0)
   
2013-9-10 19:43 上传
梁平县伍通村小,尹祖茂将厨具搬进教室旁刚搭建起的厨房。


20130910745233917112.jpg (105.88 KB, 下载次数: 0)
   
2013-9-10 19:43 上传梁平县伍通村小,尹祖茂正在為孩子们上课。本版图片均由记者崔力、实习生马多摄

  9月5日上午10点,梁平县柏家镇伍通村小。第二节数学课刚闪人,尹祖茂便赶紧跑回教室旁的寝室。
  撩起上衣,尹祖茂揭下贴在左腰的“肛門袋”,揩拭腰间流出的黄色排泄物。一股臭味散发出來。
  “没啥,换个袋子就好,手术后肛门改到腰杆上了。”看到我们关心,他摇摇手笑了笑。
  58岁的尹祖茂,是这所村小唯一的老师。2008年被检查出直肠癌晚期,做完手术后2个月,又回到讲台。
  从1975年到伍通村小,他已在乡村教师的岗位上呆了38年。
  他主动放弃了2次调走的机会,只因无法割舍
  隔三岔五,学生抢着把家里种的蔬菜带给老师;哪家杀年猪,总会把尹老师最爱吃的眉毛肉送上一大块
  9月5日早上7点50分,站在村小2樓过道上,远远地,尹祖茂就看见陈雪健、尹冰冰两人一手打着雨伞,一手拎着篮子朝学校走来。
  “慢点,别达扑爬(摔跤)!”他大声喊道。
  “尹老师,爺爷刚摘的黄瓜、茄子。”7岁的陈雪健把篮子往尹祖茂手里塞。“尹老师,这个大冬瓜,还有藤菜,给你。”尹冰冰仰头望着老师,一脸可爱。他这才知道,两个孩子的篮子里,装的都是给自己带的蔬菜。
  “伍通村离买菜最近的大观镇,要走2个多小時。隔三岔五,娃娃会抢着把家里种的蔬菜帶来;哪家杀年猪,总会送来一大块我最爱吃的眉毛肉。”他告诉我们。
  1975年,尹祖茂初中毕業,到伍通村小当了一名民办教师,教一年级。
  “山里娃讀书不容易呀。”尹祖茂记得,初当老師那一年的冬天很冷,下起大雪,一早清点学生娃,他发现少了6岁的陈树平。半个小時后,一个被雪花包裹得只露出双眼、浑身泥泞的“雪人”推门而入。“他住在刘家包,隔学校有几座山头,雪天要走3个小时。”
  山里娃的求学劲感动了尹祖茂,在后来漫长的教书生涯里,他主动放弃了2次调走的机会。
  第一次是在1976年,一校之长、尹祖茂的岳父要调他到中心校。消息傳开,十几个学生和家长赶到學校。
  “尹老师,你走不得,走了娃儿啷个办?”家长们恳求他。因为尹祖茂一走,班上的孩子就要被合并到其它村小去,要走更远的路。
  望着一双双乞求的眼神,尹祖茂点了点头,留了下來。
  第二次是在1982年,乡zf缺人,组织上准备调他去工作。他同样选择了放弃:“这里缺老师,我不能走。”
  跟学生一起在土操场坝里打雪仗;每天早晨到学校,身后跟着七八个学生……成为尹祖茂记忆里温暖的一幕。
  38年来,伍通村小的老师和学生慢慢减少,直到2007年,只剩下尹祖茂一个教师,一个班级。
  “不继续上课,娃娃啷个办嘛”
  2008年,尹祖茂被查出直肠癌晚期,手术2个月后,他回到村小继续教书,只是腰间多了个“口袋”
  2008年,尹祖茂被查出直肠癌晚期。
  那年5月初,尹祖茂大便出血,他以为是“痔疮”,并未在意。可紧接着拉肚子,一拉就是好多天,人撑不住了,想去医院检查。这时,汶川“5.12”特大地震发生了,梁平也出现灾情。
  “天旋地转,教室的墙壁都震裂了,娃娃吓得大哭。”尹祖茂望着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学生,只能选择继续留在学校陪学生。“多是留守儿童,不放心呀!”
  7月學校放假才去医院,尹祖茂被确诊為直肠癌晚期。医生遗憾地表示:“如果你早来兩个月,结果就大不一样了,至少不用改道。”
  随后,尹祖茂躺上了手术台:近一尺左右的大肠被切除,肛门改道到左腰上。
  从那以后,尹祖茂腰间便多了一个“口袋”。
  短暂休息了2个月后,秋季学期开学,尹祖茂又回到讲台。
  然而病痛带来的不便是明显的。
  直肠改道后,排便不受控制,屎尿都排在肛门袋里,一天要换2-3个,夏天还必須换勤点,不然发臭。由于皮肤成为粪便的排泄口,伤口经常发炎、溃烂。5年来长期用胶布粘贴,“肛门”周围的皮肤已經變成暗红色。手术后,尹祖茂最怕感冒。炎症会导致加剧伤口发炎溃烂,就得“吊水”(输液)。
  “龙校长,我身体有点状况,医院喊住几天院,得行不?”
  今年5月底,因为暑热,尹祖茂眼底冒了些红血丝,加上伤口发炎严重,他打电话向柏家镇龙江完全小学校长龙能荣请假。
  “能不能不住院?吃點药得行不?”沉吟半晌,龙校长开口“建议”。
  “好,要得。”没有丝毫犹豫,尹祖茂答应了“不近情理”的请求,到村卫生室输了3天液。“不继续上课,娃娃啷个办嘛。”
  “实在是没得办法。”提及此事,龙能荣深感愧疚,他告诉记者,伍通村地理位置特殊,距离附近的柏家、龙江等场镇要转两三次班车,到最近的大观镇也要走2个多小时。因为学校太偏僻,没有老师愿意來。去年完全小学分来了特岗教师,赶紧安排到伍通村小来,可只上了一学期课就辞职走了。“本来想讓他接尹老师班的,但留不住呀!”
  “我教的学生能有出息,是最好的慰藉”
  当邹明福收到清华大學的录取通知书時,第一时间跑去给正在干农活的尹老师报喜。当时,师生都哭了
  尹祖茂曾经的学生邹明福,已在北京工作,今年春节,托父亲给他送来200元慰问金。
  考上清华大学的邹明福至今记得,下雨天尹老师会冒雨送學生回家,用土灶大鍋给学生蒸饭吃,生字認不完不准走……
  “有一张漫画我印象太深了。”在电话上,邹明福告诉我们,那是上小学二年级时,村里有人结婚,新娘子很矮。看见邹明福和小伙伴们取笑新娘,尹祖茂便将他们叫到家里,给他们看了一幅漫画:一个人因为取笑他人,撞到一棵大树上。
  “他用这种方式教育我们要尊重他人,懂得包容。”邹明福说,当自己收到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,第一时间跑去给正在干农活的尹老师报喜。
  “当时,我们都哭了。”尹祖茂说,自己教的学生最终能考上一所好大学,能有出息,是自己最好的慰藉。
  正是在这种信念下,手术后的尹祖茂,一直坚持站在讲台上。不仅教书,还走家串户。
  目前尹祖茂刚接手的新班,有9個一年级学生,最大的8岁,最小的两个只有5岁。“多是留守儿童。”
  但即使患了癌症,尹祖茂依然保持着每周家访的习惯,還是“既当爹又当妈”地照顾着村里的留守儿童。
  伍通村5组的谢函,父母离异,性格内向,尹祖茂不得不时常开导他;父母均是智障的贺嬌娇,尹祖茂会单独去她家里给她辅导功课;夜里愛尿床的杜涛,父母都在外打工,尹祖茂将他留在自己家里,假期还带他到县医院医治……
  “尹老师对娃儿好。他这样做,也教育我要这样做。他说只有心中有了爱,才能坚持这份工作。”去年9月至12月,长江师范学院学生秦华江到村小实习,他说,这是自己实习期间最大的收获。
  记者手记
  尹老师的“接力棒”, 谁来接?
  周芹 李星婷
  为什么尹老师患癌症手术后依然要坚守在岗位上?
  因为村小缺老师。
  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尹祖茂最担忧的,是“接力棒”交给谁。在梁平县采访中,我们听说了好几起教师流失的事:在石安镇中心小學,去年分配来的8名教师,今年已辞职5人;在龙江完全小学,两名本应服务5年的特岗教师,半年后缴了违约金提前离开;在紫照中心校,刚来的大学生到学校只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,只因学校路不好……
  “年轻人在农村待不住,能理解。”尹祖茂说,每天下午放学后,寂静的夜晚自己只能看电视打发時间。
  去年底,来伍通村小实习的长江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学生秦华江,让尹祖茂另眼相看。秦华江让学生第一次真正接触了音乐和美术,并联系公益组织给贫困学生送来玩具和书籍。“年轻老师有活力,懂网络,能给学生带来更多新知识。”尹祖茂说。
  但如何留住年轻教师,让他们在偏远的中心校、村小待得住?采访中,几位学校校长建议:政策上加大对偏远、高寒山区教师的倾斜,让他们收入明显提高,同时在评优定职上优先。此外,尽量招收本地户籍的大学生,以避免外省(乡)人因不适应当地生活而流失……
  “以前村小条件差的时候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教室不要漏水。”尹祖茂不无失落地说,如今村小条件好了,人却少了,自己有时连做游戏都觉得没劲。他真心地希望:能早日有年轻老师认领他手中的“接力棒”,让乡村教育事业一代代薪火传承。记者 周芹 李星婷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Baidu

手机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重庆方言网

GMT+8, 2021-5-9 05:21 , Processed in 0.1716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